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2017国际汽车十宗最
2018年01月08日 09:41 中国汽车报网 万莹 冯玉婷

  1 最热议

  燃油车真要玩儿完?

  整个2017年,全球汽车业讨论最热烈的话题莫过于“禁售燃油车”了:法国、英国、荷兰等欧洲国家纷纷考虑制定燃油车禁售时间表。就连传统汽车工业强国、内燃机汽车发明国——德国也有意从2030年开始禁售燃油车,中国也开始启动燃油车退出时间表的研究,甚至新兴市场印度也有意跟上这一潮流。

  需要指出的是,截至目前,还没有哪个国家以法律形式明令禁止燃油车的销售。各国政府提出这一计划,更多的是一种愿景与倡议,并没有上升到法律层面,在立法侧和执行侧都尚无进展。就目前而言,禁售燃油车只是目前各国政府发出的一个积极信号。

  制定任何政策都要以现实为导向。发展电动汽车是大势所趋,但一些技术瓶颈还亟待突破,例如充电基础设施的推广、电池能量密度的提升、电池成本的降低等。各国政府从燃油车禁售令传达出一个明显的信号,就是汽车业在节能减排、改善空气质量方面还需要更进一步,这让广大车企有了深深的紧迫感,对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具有积极意义。基于目前全球汽车市场的基本结构,想要在短时期内让燃油车“全面退出”几无可能。因此,车企仍需在提升内燃机的效率上花更多功夫。

  2 最任性

  特朗普搅动全球汽车业

  自从2017年1月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国总统以来,他时常占据媒体头条,这位特立独行的“黑马总统”上台之后,就推翻了前任奥巴马的一系列贸易、环保政策,对美国汽车业乃至全球汽车行业发展均产生重大影响,可以说十分任性了。

  首先,在“美国优先”政策的引领导下,特朗普对于自贸协定相当不“感冒”,白宫的贸易保护主义呈抬头的趋势。上任第一天,特朗普就宣布退出已经谈判了好几年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以及《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特朗普还表示,考虑终结美韩自由贸易协定。他对于已经生效23年,为北美汽车业做出重大贡献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也是毫不手软,欲修改其规则。

  其次,出于保护本土产能和就业岗位的动机,特朗普还多次将“炮火”对准各国车企。福特是最先“中招”的,该公司因此还取消了在墨西哥的投资计划。他还一再要求丰田和其他汽车制造商在美国建厂,以创造更多工作岗位。后来,丰田在美国追加了投资,并宣布将与马自达联合在美国建厂。特朗普还抨击德国车企和韩国车企,指责他们在美国销售了大量汽车,而美国车企在对方市场却得不到相同的待遇,真是“怼天怼地特怼怼”。

  最后,特朗普的能源政策相比奥巴马政府时期有了180°的大转弯。特朗普亲传统能源,远新能源,对于气候变暖不屑一顾。2017年6月,特朗普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他还有意放宽美国新车燃油经济性标准,美国新车燃效可能出现倒退。

  3 最打脸

  “日本制造”变“日本制假”

  以高品质著称的“日本制造”2017年接连发生几起影响严重的造假事件,首先是10月初日本第三大钢铁制造企业神户制钢被曝出大量篡改产品数据造假的丑闻,并持续发酵,众多日本车企都受到拖累。紧接着,日产被曝20多年来一直存在无证人员对新车进行最终质检的情况,让人大跌眼镜。其后,斯巴鲁立即成为下一个沦陷的日本汽车品牌,同样被曝质检造假,而且这30多年来一直让无证技师为车辆进行终检。紧接着,三菱材料和东丽集团等供应商也被曝出数据造假。

  这个冬天格外寒冷,尤其对于“日本制造”而言。神户制钢数据造假的丑闻就像流感一样,在日本制造业迅速蔓延。从之前的“高田气囊门”,到后来的“三菱油耗门”,再到今天的神户制钢、三菱材料、东丽集团数据造假,日产和斯巴鲁质检造假,“日本制造”这块金字招牌正变得逐渐黯淡。

  为何近来日本制造业丑闻频出,业内专家认为有多方面原因:首先,日本社会的老龄化现象加重,人才短缺;而日本企业的“终身雇佣制”导致企业机制僵化,技术工人迟迟无法快速适应新的变化。其次,日本企业只需自己对生产的产品负责,并没有相关部门对其进行有效监管,而这些造假问题因未对使用者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造成重大伤害,或者未遭曝光,始终“隐而不发”。第三,在全球汽车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下,日本制造业在成本管控方面面临巨大压力,才采取了从产品以及生产流程中降成本的“下下策”。

  4 最花心

  FCA全球“绯闻”不断

  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FCA)CEO马尔乔内似乎永远停止不了想要结盟的步伐。近日,马尔乔内表示,该公司目前正在与现代汽车就技术合作事宜进行商谈,不过双方并不涉及资产相关的事宜,不会合并。

  近年来,马尔乔内一直在寻求FCA与其他制造商合并,以应对汽车业日新月异的变化。在先后向通用汽车、福特和大众抛出橄榄枝被拒后,马尔乔内仍未气馁。去年3月,PSA从通用汽车手中收购欧宝/沃克斯豪尔品牌。马尔乔内认为,这一交易将极大地改变欧洲汽车市场的格局,PSA在欧洲市场的话语权将增加,大众想要捍卫欧洲最大汽车制造商的地位,应该与FCA联盟。不过,大众并未理会马尔乔内的示好。

  2017年8月,FCA还与中国车企传出“绯闻”。当时,多家中国车企有意收购FCA的消息迅速在国际国内汽车圈传开,其中长城、吉利、东风和广汽成为媒体猜测的中方竞购者。后来被证实“有意者”是长城,但最终还是不了了之。不过,这次与现代汽车合作已经差不多“板上钉钉”了。近日,马尔乔内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FCA很早之前就已开始从现代汽车那里购买零部件,现在我们想要将双方的合作延伸至其他领域,尤其是变速器和氢燃料电池汽车的研发方面。”如果此次与现代汽车合作顺利,马尔乔内应该能消停一阵子了吧。

  5 最讽刺

  高田因“气囊门”倒下

  全球第二大安全气囊供应商、拥有84年历史的日本高田公司由于始终无法摆脱“气囊门”事件的影响,直到现在仍面临数以亿计的巨额赔款无力偿还,最终申请破产保护。2017年6月,日本高田公司向东京地方法院申请适用该国《民事再生法》进入破产保护程序,预计高田负债总额已超过1万亿日元(约合90.2亿美元),该公司已申请破产保护,这将是二战以来日本制造业领域最大规模的破产保护案例。

  高田公司一手导致了全球最大的汽车召回案,其缺陷气囊造成全球至少17人死亡,180余人受伤,共涉及19家汽车制造商,1.2亿辆汽车,召回规模还在不断扩大。2017年6月,日本东京证交所决定将高田股票摘牌退市。与此同时,中国宁波均胜电子控股的美国百利得安全系统有限公司(KSS)宣布,将以15.8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8.6亿元)收购高田除“涉召”外的主要业务。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作为一家全球知名的安全气囊供应商,高田的安全气囊并不安全,导致其自食苦果。高田的安全气囊产品与其他公司产品最明显的区别就是其气囊气体发生器采用了硝酸铵,在温度和湿度达到一定条件时,可能受外界影响而失效,而高田气囊却并未使用干燥剂消除隐患。在气囊充气装置爆炸后,一些金属碎片可能飞溅并伤及车内人员。

  6 最意外

  丰田加入电动化行列

  2017年,全球电动汽车市场增长迅猛,销量更首次突破100万辆。更值得称道的是,不少车企纷纷发布了全面的电动化战略。一方面是“禁售燃油车”的风声越来越紧;另一方面,各国政府越来越重视空气污染问题,例如欧洲多地政府对于柴油车采取了限制性措施,中国也发布了“双积分”政策,这些都加快了电动汽车市场的发展。正因如此,全球各大汽车制造商纷纷加快了电动化布局的脚步。

  2017年7月,沃尔沃宣布将终结单一内燃机时代,到2019年在全系车型中普及电气化,以逐步取代目前使用的内燃机,未来沃尔沃仅生产纯电动、插电混动和混动车。沃尔沃打响了车企电动化的头炮,随后大众正式发布了目前行业内最全面的电动化战略——“电动之路(Roadmap E),宣布到2030年,集团旗下300多款原有车型都将相应提供电动版。随后,宝马、通用汽车、戴姆勒、雷诺-日产-三菱也陆续跟进,宣布了类似的规划。

  此外,林肯、捷豹路虎、阿斯顿·马丁、法拉利、兰博基尼等豪华品牌相继跟上了电动化的大潮。近日,就连一直以来的电动汽车怀疑论者——丰田,也希望到2025年全面实现电动化。中国车企长安、北汽也宣布未来将实施全面的电动化战略。

  7 最惊心

  德国车企合谋垄断20年?

  2017年8月,大众、奥迪、保时捷、宝马和戴姆勒五大汽车制造商被曝出涉嫌在过去二十多年里合谋垄断。德国《明镜》周刊表示,这是“德国史上最大的卡特尔垄断案之一”。原来,“排放门”并不是单个企业的丑闻,而是德国汽车业的“潜规则”。消息一出,立即引发欧洲汽车行业地震,并且迅速占据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

  据悉,大众集团及其子公司奥迪、保时捷,以及宝马、戴姆勒在过去20多年就曾多次秘密召开“小集体会议”,结成非法的卡特尔垄断联盟,以维持他们行业巨头的地位和强大的话语权,车企在秘密会议中讨论关于生产成本、供应商、发展策略以及排放过滤等问题,而这也为之后的柴油车“排放门”丑闻埋下隐患。

  欧盟委员会在获知卡特尔联盟存在的消息后,立即对涉案德国车企进行调查,2017年10月对大众、宝马、奔驰总部进行“突袭”。根据欧盟的反垄断规则,涉事公司可能面临约合其全球营业额10%的罚款。如果按这个比例计算,大众集团最高可能面临200多亿欧元的罚款,戴姆勒面临150亿欧元、宝马面临90多亿欧元罚款。垄断事件被曝出后,德国车企的股价应声下跌。“排放门”还未平息,“垄断门”又起,恐怕德国汽车业未来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8 最及时

  多国出台自动驾驶法规

  当前,自动驾驶汽车方兴未艾,而相关法律法规的缺失严重制约了该技术的快速发展。2017年,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政府纷纷出台自动驾驶法规,可以说是一场“及时雨”,为企业雄心勃勃的自动驾驶战略指明方向。

  2017年5月,德国联邦参议院颁布了全球首部自动驾驶法规,允许自动驾驶汽车上路测试,该法案允许自动驾驶汽车在德国的公共道路上进行测试,在车辆自动驾驶系统可以自行操控方向盘以及制动的情况下,驾驶员可以手离方向盘。此外,该法案每两年进行一次修订。9月,美国众议院一致表决通过了一项加快自动驾驶汽车测试和部署的立法提案《自动驾驶法案》,该法案将允许汽车制造商获得豁免权,不用满足现有汽车安全标准,这标志着美国的自动驾驶汽车将按照统一的标准被监管。英国政府公布了新保险法规《汽车技术和航空法案》,规定了自动驾驶模式下汽车的赔偿要求,将由保险公司来承担相应费用,之后保险公司可以向具体事故责任方,如汽车制造商或车主,要求相应的损失补偿。

  2017年12月,中国北京市交通委联合市公安交管局、市经济信息委等部门,制定发布了《北京市关于加快推进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有关工作的指导意见(试行)》和《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管理实施细则(试行)》两个指导性文件,明确在中国境内注册的独立法人单位,因进行自动驾驶相关科研、定型试验,可申请临时上路行驶。这是中国首次为自动驾驶上路测试提出指导性政策,今后自动驾驶汽车上路将有法可依。

  9 最惨烈

  韩系车在华断崖式下滑

  2017年对于韩系车来说是艰难的一年。从一季度开始韩系车销量持续下滑,再加上“萨德事件”的影响,韩系车在华销量遭遇暴跌。此外,现代起亚在美国市场同样表现不佳。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最新数据,韩系乘用车在中国市场的所占份额从2016年的7.2%降至4.4%,这也是韩系车入华十余年来的最低值。

  实际上,韩系车从2016年以来在华发展就陷入低迷状态,在美国等市场也早就显露出发展疲态,韩系车在全球遭遇“寒流”,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其产品竞争力下滑,在中国市场被日系车和中国自主品牌上压下攻,从而导致其销量暴跌。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10月韩国双龙与陕汽集团签约,表示将在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合资公司,并建设双龙汽车第一家海外生产基地,不过由于中国市场对韩国汽车需求的下降,双龙将重新考虑在华建厂的计划。

  此外,韩系车还面临着强烈的市场逆风。一方面,韩元不断升值,预计2018年的汇率竞争力将比2017年下降。现代汽车韩国本土工人罢工拒绝生产“全球战略车Kona”、商业伙伴曝光其存在违规行为等难题也浮出水面。在中韩外交关系仍未正常化的背景下,韩系车在全球市场也麻烦不断。

  10 最唏嘘

  菲尔兹惨遭福特“下课”

  2017年5月,56岁的福特汽车CEO马克·菲尔兹,在该公司任职28年后,失去了“掌舵人”的位置。菲尔兹“下课”的直接原因是福特销量下滑、净利润下降、股价持续下跌,自菲尔兹于2014年7月接棒穆拉利担任福特CEO以来,福特股价已经下跌了近40%,在去年4月福特市值一度被特斯拉超越,更是引起股东的不满。

  除了令人失望的成绩单外,由于当前整个汽车业正处于巨大的转型变革期,电动化、共享化和自动驾驶技术开始成为各大车企竞争的焦点。在菲尔兹的带领下,福特也紧跟时代浪潮,在自动驾驶和移动出行领域投入巨资。众所周知,这些项目都非常烧钱,并且短时间内无法实现盈利。面临提高利润和提振股价的压力,菲尔兹宣布在北美和亚洲裁员1400人,全球范围内裁员10%,并想方设法降低约30亿美元的成本开支,希望可以借此使公司的利润得以回升。无奈计划赶不上变化,在黯淡的业绩面前,福特公司的股东失去了耐心,最终导致菲尔兹黯然“出局”。

  实际上,几乎所有车企高管都面临着和菲尔兹一样的难题,就是如何平衡短期市场表现和长期商业模式的投资。为“明天”投资太多,“今天”就可能面临竞争力和市场份额降低的风险;然而投资太少,可能就会被新时代所淘汰。汽车业正处于新技术带来重大转变的前夜,不少车企高管都命悬一线,如何在现实利益和长远战略之间谋求平衡,是所有企业都面临的难题。菲尔兹“壮志未酬身已退”,确实令人惋惜。

(编辑:万莹)

责任编辑:胡晓实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