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变革 担当 转战 退场 2017中国汽车人生态链重构
2018年01月03日 09:09 中国汽车报网 施芸芸
  
  2017年,人才“迁徙”成为汽车行业常态。透过大规模和大范围的人事调整可以看到,国有企业转型力度逐渐加大,企业的活力不断被激发;老一辈车企掌门人逐渐退场,接力棒已经交给了新生力量;在“品尝”过制造汽车的酸甜苦辣后,造车新势力仍在不遗余力地抢夺优秀的传统汽车人;难以应对市场变化的企业,则遭受着高管“出走”的痛苦和无奈……2017年,中国汽车人事变动触及到了“里子”,打破了平衡,人才生态链开始加速变化。
  人事变动激发国企活力
  2017年,国有企业的改革如暴风骤雨般迅疾而猛烈,其范围之广、影响之深、力度之大,远超想象。究其背后的原因,一方面来源于我国不断推进的供给侧改革,国企正在成为这场攻坚战的主要力量;另一方面,随着我国汽车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国有企业由体制和规模带来的竞争优势正在不断削弱,激发国企创新活力成为提升市场竞争力的重要手段,改革就成为企业自身的内在需求和主动选择。在这场变革中,人事调整走在最前面。
  典型事例
  一汽、长安人事换防
  2017年8月2日,一汽集团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宣布,徐留平任中国一汽董事长、党委书记,免去其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职务;徐平任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免去其中国一汽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这或许是今年影响最大的一次人事换防,丝毫不亚于之前竺延风和徐平的对调。如此高规格的人事变动带来的是一汽的加速变革和三大国有企业间前所未有的合作:12月1日,中国一汽、东风汽车和长安汽车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如今,这支新诞生的“国家队”已经踏上征程。
  东风人事变革持续一年
  2017年,东风汽车的人事调整从未停止,上至集团总部,下至自主和合资子公司。2月,东风启辰汽车公司宣告成立,周先鹏调任东风启辰汽车公司总经理;3月,除了东风和一汽集团邱现东与安铁成两位老将的换防以外,东风集团还对技术研究院进行了大规模人事调整;6月,安铁成接替刘卫东担任神龙公司董事长,刘洪接替李春荣掌管东风乘用车;11月,神龙公司原商务副总经理周永春担任神龙公司党委副书记……总体来看,东风汽车的人事变动主要体现在自主品牌和神龙公司两大领域,从2017年前11个月的销售成绩来看,这两大领域变革已经初显成效。
  一汽、北汽、长安大调整
  2017年,几乎所有国有汽车企业都进行了人事方面的调整。9月18日,徐留平宣布对中国一汽的组织结构和人事任命实施自上而下的重大变革,规模超万人;2017年初,北汽集团进行了大规模人事调整,李峰出任北汽集团新技术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现已加盟蔚来汽车),陈宏良接替其原有职务,刘智丰调回集团任职;2017年,长安汽车的人事调整也接连不断,5月沈明均升任长安PSA执行副总裁,接替应展望。8月,谭本宏升任长安汽车副总裁。9月,张宝林出任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一直以来,体制机制的束缚是造成国有汽车企业发展缺乏活力的重要原因之一,但随着一系列改革的推进,企业发展遭遇的巨大阻碍也在逐渐被打破。
  新一代掌门人扛大旗
  以尹同跃、尹明善、王金玉和马纯济等为代表的这一代汽车人是幸运的,因为他们在中国汽车工业积弱的时候加盟,亲历了中国汽车工业由小到大的过程,是我国汽车行业从名不见经传到成长为全球最大新车产销国的见证者、参与者和推动者。但对于他们来说,心里仍存有遗憾——中国汽车行业依然处于“大而不强”的阶段。他们的继任者,将继续扛起大旗,为汽车强国的实现担责尽职。
  典型事例
  陈安宁掌舵奇瑞
  2017年4月,陈安宁接过了尹同跃手中的接力棒,全面负责奇瑞汽车日常经营工作。2009年,陈安宁加盟奇瑞后被委以重任,于2010年出任奇瑞汽车副总经理兼工程研究总院院长,这一年,正是奇瑞回归一个品牌,走上主动求变、转型升级新时期的开端之年。在陈安宁的主导下,奇瑞通过多年来不断锻造体系能力已经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尹同跃用“很适合这个岗位(指总经理)”来评价陈安宁,陈安宁带领下的奇瑞也多了更多外界的期待。
  牟刚履新力帆
  2017年10月31日,力帆集团发布公告表示,公司于2017年10月30日以通讯表决方式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选举牟刚担任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陈卫、王延辉为第四届董事会副董事长,尹明善继续担任非独立董事。如今,力帆这家在国内市场名不见经传,在海外市场更有实力和底气的汽车企业面临的是,如何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国内汽车市场牢牢占据一席之地。对于力帆的接盘者牟刚来说,摆脱“墙内开花”只有“墙外香”的现状是当务之急。
  巩月琼执掌福田
  2017年11月3日,福田汽车发布公告,同意公司董事、总经理王金玉因病请辞的申请,决定由此前担任福田汽车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兼商用汽车集团CEO的巩月琼接任。与牟刚和陈安宁相比,巩月琼肩负的担子也不轻松。经过21年的发展历程,福田汽车虽诸多光环加身,但“行百里者半九十”, 正在投身新一轮深度转型的福田汽车面临挖掘新增长点、塑造新优势的新课题,这些需要由巩月琼带队继续去探索。
  王伯芝接手重汽
  2017年12月12日,中国重汽迎来了新掌门人王伯芝。17年前,马纯济临危受命,接下一个亏损百亿元的“烂摊子”,17年后,中国重汽资产规模达到1227.2亿元。成功将中国重汽从濒临破产的境地中“拯救”出来,马纯济依靠的法宝是“国企改革”。颇为巧合的是,曾作为济南重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的王伯芝,同样依靠“国企改革”让济南重工这个困难重重的老国企焕发新生。继续担起国企改革的重任,王伯芝肩负几多期许。
  造车新势力抢人大战
  互联网改变的不光是汽车行业的生产制造、销售、服务等流程,还有汽车企业的用人观。虽然最先开始疯狂从传统汽车企业抢夺人才的乐视汽车正与“造车”渐行渐远,但它确实开创了造车新势力迅速成长、切入汽车制造的新路径——“抢人”。2017年,这波“抢人”大战愈演愈烈。对于不少汽车人来说,他们看重新造车企业更丰厚的薪酬待遇、更宽松的工作环境,更重要的是,他们看重新造车势力提供的更广阔的成长平台和空间。
  典型事例
  朱江、李峰、沈峰转战蔚来
  2017年3月15日,雷克萨斯中国原副总经理朱江加盟蔚来汽车;12月,北汽集团新技术研究院原院长李峰加入蔚来资本出任合伙人;日前,蔚来汽车又迎来一员大将——沃尔沃汽车旗下高性能品牌Polestar原全球CTO及中国区总裁、沃尔沃中国研发公司原总裁沈峰。2017年蔚来汽车赚足了眼球,吸引了大量人才加盟。12月16日,蔚来ES8上市,成为中国互联网造车新势力开始登上历史舞台的一大标志。同时也意味着,在诸多造车新势力中,有望跑得快和跑得远的优秀企业开始崭露头角。目前看来,蔚来的优势开始凸显,这大概也是其吸引诸多传统汽车企业高管的原因之一。
  童志远加盟长江
  2017年2月15日,童志远加盟长江汽车,担任五龙电动车集团有限公司COO、执行董事,同时担任长江汽车董事、总裁职务。这家国内第二家拿到纯电动新能源乘用车生产资质的新造车企业,规划到2018年推出电动乘用车。不过,长江汽车首先发力的领域并不是乘用车,而是其具备优势和特长的商用车领域,待根基稳固后再切入电动乘用车领域。有着如此精准的规划,与深谙行业发展的传统汽车人的加盟不无关系,他们正帮助造车新势力更扎实稳健地发展。
  程惊雷、应展望等投身新造车企业
  2017年下半年,传统汽车人加快流入新造车企业。10月,长安PSA原执行副总裁应展望加盟拜腾汽车;11月,上汽集团原总工程师程惊雷确认离职,消息称其下一站或为新造车企业;12月,原一汽技术研发院副院长刘明辉加盟小鹏汽车……
  新技术变革给汽车行业带来无限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挑战,在这场造车运动“比赛”中,技术仍是决定胜负的重要因素之一。对于新造车企业来说,再经历20年时间进行技术积累显然不现实,购买国外先进技术则将面临资金紧张和差异化竞争优势不明显的双重难题,而通过招揽传统汽车制造企业的研发高管以及研发团队则是更为便捷的做法。
  转战新阵地 几多无奈
  有人得意就有人失意。在转身离开的诸多汽车人中,有些是因为拥有了更好的去处而华丽转身,但有些则是因为选择了不合适的“栖息地”而不得不离开。一方面,中国汽车市场的“淘汰赛”正愈演愈烈,在这其中,不少无法适应汽车市场快速变化的汽车企业正在丧失汽车消费市场带来的红利,也因此正在逐渐呈现边缘化的态势;另一方面,早日离开发展前景不甚明朗的企业,对于汽车人才来说,也是多一种选择。
  典型事例
  郑兆瑞、王朝云离开华泰
  2017年3月,履新尚不足百天的华泰新能源董事长郑兆瑞宣布辞职,同郑兆瑞一起离开华泰的还有其在奇瑞时的老同事,时任华泰新能源总经理的王朝云。华泰汽车十年十换总裁的背后,每个版本固然有个人和偶然因素,但不可否认的是,华泰汽车自身必然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例如管理体制和用人文化,这些都是当前家族式企业共有的问题。而对于离开的高管们来说,及时抽身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丁磊、张海亮作别乐视
  2017年3月20日,乐视汽车原CEO丁磊离职,如今加盟华人运通;10月16日,乐视汽车原全球CEO张海亮也离开了乐视汽车,转而出任北京电咖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从最初的高调亮相,到如今的风雨飘摇,乐视汽车这三年来的经历可谓跌宕起伏,正应了那句“人生大起大落得太快”。不管怎样,乐视汽车都为当下的造车热敲响了警钟,也为许多跃跃欲试想投身造车新势力的汽车人提供了前车之鉴。而如何找到真正心怀造车梦并拥有实力的新势力,也成了摆在传统汽车人面前的一道新难题。
  陈威旭告别宝沃
  新造车企业不安宁,传统车企也并非都吃得开。2017年9月,宝沃汽车(中国)有限公司原执行副总裁陈威旭离职,选择加盟华人运通。与其他传统汽车人加盟新造车企业的原因不同,陈威旭的离开既有新造车企业的吸引力原因,更多的还是因为无奈。2017年,宝沃并非一帆风顺,销量的持续萎靡让这个进入中国一年多的新品牌一度显得十分尴尬,这最终促使了陈威旭的转身。如今,和丁磊、墨斐一样,陈威旭也成了华人运通的一员,“通用系”老将们在新造车企业又将开启新的征程。
  (编辑:孙焕玉)
责任编辑:胡晓实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