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沉得住气的江淮
2017年08月22日 10:42 中国汽车报网 封华 朱志宇 整理 杜琳 摄影

访谈主持:《中国汽车报》社社长 何伟

访谈嘉宾: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安进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特别是处于顺境之时,也要坚持结构调整,坚持均衡发展、协调发展。要始终牢记经营和发展这两点都不可偏废,这是企业运营的一种基本状态。”

  何伟:江淮近几年发展很快,取得了很突出的成绩。我们注意到,去年江淮汽车实现了“十三五”开门红,总销量实现较大幅度同比增长。尤其是在乘用车方面,虽是后发品牌,势头比较猛。但我们也留意到,今年上半年,江淮汽车的销量有所下降。这是什么原因?关于下半年,江淮是如何谋划的?

  安进:江淮上半年销量有所下降,这和市场整体走势有一些不吻合。不像以往,我们基本与行业走势保持同步。

  原因很简单。首先,国内乘用车市场的大环境没有去年那么好,上半年是微增状态,甚至终端销量是同比下降的。整体产能较高,在需求受到抑制的情况下,企业供给能力足,直接引发的就是竞争更激烈。

  江淮销量下降原因在小型SUV,在激烈竞争中,产品力显得不足,我们没有及时拿出一款新品来适应竞争。当时江淮率先推出小型SUV时,市场上只有两三款车,可是现在已经增至三四十款。竞争一激烈,价格战就随之而来。江淮一向不太愿意跟随价格战,于是市场表现受到影响。小型SUV在我们去年的产品结构里占的比例过大,所以它一波动,就把整体“拖累”了。事实上,除了SUV,江淮其他板块业务表现都比较正常,特别是国际市场,表现突出。

  下降到底是坏事还是好事?我认为,企业发展肯定有波峰,也有波谷,没有谁能永远高歌猛进。困难挫折期来了,大家正好可以清醒清醒。我们经常把“产品结构调整、均衡发展、协调发展”挂在嘴边,但当某款产品势头正猛,研发、营销、经销商,各个环节感觉都很好,卖得轻松、供不应求的时候,这些话就不一定听得进去。现在销量下降的事实教育了大家,某种意义上是好事。无论在什么情况下,特别是处于顺境之时,也要坚持结构调整,坚持均衡发展、协调发展。

  当然,我们要做准备,应对速度还需加快。下半年,江淮还有一批产品要推出,而更重要的是,江淮要保持一贯的经营风格,求稳求实、沉得住气。

  我一向关注两个指标,一是库存。近期关于库存高企的话题很受关注。但江淮的情况是,既然销售遇到了困难,那就不再发车,给经销商减压。所以目前为止,江淮的总体库存较去年反而是下降的,这意味着,我们还有不少调整空间。二是现金流,虽然表面上销量下降,但其他经营指标很正常。

  经营和发展,是企业两大永恒主题。没有经营就没有今天,不过要是只盯今天的事,看不见明天,不去谋求发展,那明天又是今天了,所以要把握好这个关系。“十三五”以来,江淮在技术研发、体系建设、能力建设方面从未停止。不能因为上半年销量上的一点下滑,工作就停下来,要建立以互联、智能、环保、自动制造为内容的新体系。要始终牢记经营和发展这两点都不可偏废,这是企业运营的一种基本状态。

  何伟:这就体现出一种宠辱不惊的定力。好的时候发展,遇到困难的时候不慌,苦练基本功。但企业发展往往也会受到诸多环境的制约,江淮汽车是安徽省属国有企业,国资委给的考核任务特别是利润等通常会逐年“加码”,企业有多大能力自己调控?

  安进:虽然我们是省属国有企业,但在机制、体制上还是很宽松的。政府希望你发展、支持你发展,但如何发展,用什么状态发展,由企业自己来把握。当然,江淮一直是A类企业,我们要奋勇争先,要当好这个排头兵。如果不发展,我们在行业里也不能立足。发展的冲动和决心来源于自己,要实事求是,每走一步都是实实在在的,经得住检验,对历史、对事业、对国有资产负责任。

  “江淮要对合资有贡献,为别人创造价值,也要通过合资学习到东西,得到自己的利益。这与30年前的合资有本质不同。一方面体现了合作,另一方面放眼全球市场。多了‘共同’二字,这是一种彻底的变化。”

  何伟:今年可谓江淮的“品牌年”。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与大众的合资项目。这场合资牵动了汽车行业,也牵动了两个国家的互惠合作。现在尘埃落定,我们特别想听听其中的详情。与大众“联姻”,合作开发新能源汽车,将给江淮带来什么?也有人认为,自主品牌现在已经不需要合资了,这又怎么看?

  安进:我们跟大众仅是签了合资协议,还有很多内容正在商讨中,没有定论,细节问题现在还不方便说。但至少我认为,在传统汽车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成熟阶段,诸如内燃机技术可谓“登峰造极”的时候,能源革命正在逼迫汽车行业转型。这对全球汽车行业都是挑战。

  挑战面前,加强国际合作,发挥各自优势,对推动合资双方都有好处。技术革命往往对原有的生产能力是有破坏性的。传统汽车与新能源汽车之间的关系,就好比当年的显像管和平板、胶卷与数码相机。江淮和大众合资,这是双方共赢的一个项目。中国有市场、有政策,江淮有先发优势、运营经验,这是大众看重的。我们看重什么,那就是在造车方面还要向人家学习。

  何伟:数十年前谈合资时,我们是一张白纸。今时不同往日,中国企业已经有了一定技术和市场基础,再去谈合资,情况已经大不相同。对江淮来说,在这个项目里,更多是要解决技术问题,还是制造管理问题?

  安进:各方面都有需求。电动汽车走到今天,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敢说自己能做到像燃油车那样技术成熟。我们仍在探索,多一个伙伴与我们一起去探索,可以更具广阔的国际视野,更快掌握先进技术和积累经验,比单打独斗强。要问和30年前一样吗?当然不一样,这里面多了“共同”二字,这是一种彻底的变化。双方都有话语权,且要共同去研究,发挥各自优势。在此前提下,通过合作加快进度,推进技术更加成熟,推进国际国内两大市场。

  何伟:也就是说,两家合资的车以后要销往国际市场?

  安进:当然,这是基础和前提。江淮要对合资有贡献,为别人创造价值,也要通过合资学习到东西,得到自己的利益。这与30年前的合资有本质不同。一方面体现了合作,另一方面放眼全球市场。

  何伟:按照这个思路,未来你们共同推出的品牌应该属于合资自主的范畴。

  安进:具体还在一步一步谈,风险和机会同时存在。新能源汽车面临技术不成熟、市场不成熟、政策不成熟、使用环境不成熟的客观问题。因此对双方来说都有挑战,必须合力应对挑战。一方面对前景充满信心;另一方面不会一帆风顺、一蹴而就,需要克服很多困难,共同探索新的、还不成熟的市场和技术。两家共担风险。

  何伟:我们听说大众方面对江淮在新能源领域的技术很认可。从你的角度,怎么评判江淮现在的技术水平?这种水平,是同自身相比,还是与国内同行相比,还是同国际竞争对手相比?

  安进:江淮有个特别的风格。电动车都干了十几年了,但是自己不太爱说。

  具体到技术,哪家都说自己的技术好,我要说我们是最好的,就成了王婆卖瓜。江淮这几年卧薪尝胆,不是特别追求市场规模扩大的速度,因为我们知道这其中有风险,所以在核心技术研究上花了很多心思。比如电池有没有可能发生爆炸,发生爆炸后怎么办,怎么让它不发生,怎么让电池在50℃至-20℃的环境中,有一个最合适的工作状态,同时能有效地控制热失控?电池的比能量增大了,对提高续驶里程有好处,但也会带来负面影响,那么如何在电池热管理上下功夫?诸如此类的种种问题,我们做了很多研究。

  因此,大众认为江淮的电动车做得确实很不错,认为江淮是值得合作的一个伙伴,传统车技术虽没有他们成熟,但是效率高、管理扁平。

  客观评价,江淮虽然做得不错,但车辆的可靠性和一些小毛病还存在。基本功还需更扎实。

  车的本质就是车,只是未来会运用各种新技术,使这个移动过程更愉悦、方便、安全。无论什么类型的车,安全、可靠性是最重要的。这些问题解决不了,品牌的问题就解决不了。

  “品牌影响力的提升需要一些机会,有些要靠自己去创造与积累。不必拘泥于某一阶段、某一区域的品牌影响力,可以把眼光放开阔一点,有一个更大的时空观。”

  何伟:江淮汽车的产品不错,但在乘用车领域的品牌认知度需要加强。很多消费者仍然以为江淮主要造商用车。怎么去改变这种现状?

  安进:我们的心态要调整好。过去江淮造商用车,那就继续把商用车做好,这也是品牌;在乘用车领域,我们给客户提供更多价值,让客户更多地了解我们,最终达成认知。事实上近一两年情况已经好很多了。

  品牌影响力的提升需要一些机会,有些要靠自己去创造与积累。比如,中国的汽车品牌很多,消费者买车时不一定想到江淮,但在国际市场上,在国际客户对中国品牌的整体认知中,江淮是重要组成部分。目前江淮SUV在中国销量不是最高的,但今年上半年,江淮出口SUV最多。这也提醒了我们,不必拘泥于某一阶段、某一区域的品牌影响力,可以把眼光放开阔一点,以一个更大的时空观来塑造品牌。

  此外,在电动车领域,江淮已经积累了一定的品牌影响力。与大众的合资,在一定程度上也会提高消费者对江淮品牌的认知。

  一个品牌必须要给客户带来更多使用价值、心理价值,只要持续不断地去做,再利用好机会,影响力一定能逐步提升。天道酬勤。

  “我们是一个真正搞制造的企业。江淮坚决不依靠购买来生产汽车,而是以制造为主体赢得发展。江淮的核心就是制造,一定要制造,不制造不行;同时也不是关门制造,我们实行开放合作。”

  何伟:江淮的产品很全,覆盖了几乎所有的子品类。SUV品类中也曾打造出爆款车,但在轿车方面,给外界的感觉是似乎没有实质性突破。怎样把诸如江淮A60这类代表江淮高技术水准的产品真正推向市场?

  安进:我更注重的是平台。把平台打造好了,既能做SUV、也能做MPV、轿车。如果对手在某个产品上很强大,我可以避一避;在需求有强烈趋向的时候,我就往那个方向走。现在市场上的实际趋势是,轿车份额下降,SUV上升。

  自主品牌轿车整体都比较弱势。因为轿车给客户的感官是更经典、更豪华。我们现在做好SUV,也是一种路径。其实SUV一点也不比轿车好做。车的造型是一个几何概念,这不是最关键的。其根本是企业做了什么努力,有什么技术。

  何伟:汽车领域的“打法”多种多样,有从低往高走、有从高向低延伸;有聚焦战略,也有分散经营。江淮的特点很明显,是商乘并举,且子品类齐全。这会影响注意力、分散精力吗?

  安进:这个话题存在了二十多年,一直有争论,我认为企业的形态是由历史形成的,如果它不适应,会做出相应的调整。

  以江淮为例,把轻卡做到极致就可以了吗?估计不行,外界可能会批评:你们的规模上不来,为什么不创新突破?突破了之后,又有人批评:不集中资源、不聚焦。其实都对,也都不对。

  江淮从轻卡起步,且多年来在轻卡方面没有退步,始终保持国内外市场的优势竞争力。在我看来,其实江淮没有更多产品,只有两类产品:商用车和乘用车。不同的品种,看上去琳琅满目,其实都是产品开发的范畴,不同的“几何体”。

  值得一提的是,不止是整车,江淮把最难做的发动机、自动变速器都干出来了。当我们明白什么是自动变速器、怎么造自动变速器的那一刻,我们的整体技术储备得到了升华,站到了一个更高的平台上。

  现在,江淮在发动机、变速器、车桥、车身、底盘等诸多方面的主要模块都可以进行自主制造。我们是一个真正搞制造的企业。江淮坚决不依靠购买来生产汽车,而是以制造为主体赢得发展。江淮的核心就是制造,一定要制造,不制造不行;同时也不是关门制造,我们的理念是开放性的。

  “比起卖了多少辆车,我更关心卖多少钱、卖到什么地方去了。这是江淮所理解的品牌向上之路,道理很简单,做起来不容易。”

  何伟:你曾多次提到自主车企品牌向上的问题。从江淮的角度,品牌向上的路应该怎么走?

  安进:第一,把质量做好;第二,不要满足于靠价格战获得优势,靠低端占市场,而是要在产品上使用更多新技术。

  现在我们谈的新技术已经不是简单的、可以用口头描述的了,至少有几个方面一定要过关,如油耗、排放标准要过关,车辆智能化要过关。高质量且运用先进技术的车就是好车。好车就意味着价格可以卖上去,同时体现了品牌。

  我们常说,汽车强国有两个硬指标,一是规模、二是价格。我认为还应该加上一条——出口量,能不能占据总销量的20%?更进一步说,能不能把产品卖到世界经济第二梯队以上的市场去?

  所以比起卖了多少辆车,我更关心卖多少钱、卖到什么地方去了。这是江淮所理解的品牌向上之路,道理很简单,做起来不容易。

  何伟:现在江淮的出口量占总销售的10%左右,什么时候能达到20%的指标?这其中,乘用车和商用车各自占据多大的比重?

  安进:对,目前大概是11%~12%。我们的规划是2020年要达到20%,比例上,商用车大概30%,乘用车70%左右。

  何伟:如何评价江淮的性格?在未来白热化的竞争中,“马太效应”将凸显,强者恒强,弱者愈弱。怎么看江淮的未来?

  安进:企业和人一样,人的能力有大小、能力有高低,但人格是平等的。这是社会的普世价值。如果把企业拟人化,那么企业也是平等的,同时大多数都是有追求的、高尚的。从江淮来说,我们内心充满对未来发展的憧憬,我们也始终保持不断发展的冲动,但是我们很少去表达豪言壮语,而是用行动体现自己实现汽车强国梦的志向。因为我们深知,决定命运的是自己。

责任编辑:王琨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