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有一种幸福叫梦想还在
2018年01月17日 08:24 中国汽车报网 陈萌 邓英英 黄蓓
    编前:2018年悄然来到。中国汽车人还没来得及挥一挥衣袖,郑重地与2017年告别,就已经扎入了新一年的工作中。忙碌的汽车人,在这个新时代下更显朝气蓬勃、意气奋发。本期,本报采访了7位汽车人,听一听他们2017年的故事,谈一谈他们2018年的心愿。
    前途汽车产品规划部部长孟凡雷:从执行者到规划者 担子重了
    前途汽车(苏州)有限公司是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2015年4月,由前途汽车自主设计、研发和制造的高性能纯电动跑车前途K50亮相上海国际车展,其精致的蜻蜓样式车标和别具一格的设计风格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前途汽车产品规划部部长孟凡雷去年3月从创意设计部调到产品规划部门担任部长,负责前途未来产品及概念车开发工作。作为一个出身创意设计的管理人员,他既有理想主义的感性,又有实用主义的理性。
  “我个人工作岗位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公司研发的整体思路,即以核心技术为导向,以用户需求为核心,以设计创新为先导,以技术为支撑的产品研发思路。”他坦言,“我觉得任务更重了,从单一的产品设计到整车的产品规划,从一个执行者到一个规划者,对我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在不断的摸索中,我也逐渐清晰了未来的发展方向,这更是一种享受且兴奋的过程。”
  孟凡雷介绍,2017年他主要有三方面的重点工作。首先,对首款产品K50产品研发和测试,包括对准量产版前途K50进行大量基于提升操控性、安全性的车辆测试与调校;其次,丰富产品谱系,对K50之后的车型进行研发和测试。不久,更多车型的概念车就会面世,在细分市场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
  最后,孟凡雷还进行了更多前瞻性的探索。“一方面丰富供应商体系,通过纳入具有前瞻技术的供应商,来进一步提升产品竞争力,为更多用户带来丰富、多样的驾驶乐趣;另一方面,对新市场、新机遇进行研究和探索,这与以往‘从市场趋势、竞品势态入手确定研发方向’的前端分析不同。”他说。
  “2018年对前途会是关键的一年。”孟凡雷说。前途首款纯电动跑车K50即将面市,正式量产的在研项目会持续推进,并根据市场信息的反馈不断优化,为大家带来更好的、更享受的“驾趣”体验。
  对前瞻性技术的研究仍然会是孟凡雷2018年工作的主要方向,这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持续对轻量化、复合材料进行研究。在前途K50身上,前途采用了“全铝合金车身框架+碳纤维车身覆盖件”的搭配,使整备质量降低约250~300kg,在确保车辆安全性的同时,可优化加速和制动性能;第二,在新技术上要尝试整合应用,提高效率和提升体验;第三,在互联、人车交互等方面进行更多的新尝试。这部分将会是汽车的“标配”。他透露,在今年北京车展上,前途汽车将会展示其这方面的探索成果。
  孟凡雷强调,2018年,用户的需求仍然会是前途汽车研究的重点。从需求出发,为用户提供一款兼具安全性、驾驶乐趣的高品质好车一直是前途汽车的目标和追求。他借用前途汽车董事长的话作为信念寄语:“2018,我们当加倍努力,在汽车新百年马拉松的征程上,以扎实的配速全力向前奔跑。不辜负大时代,不辜负好前途。”
    上汽集团技术中心设计部全球设计总监邵景峰:当汽车设计遇上美好时代 
  1月10日上午8点45分,记者正准备按事先预约的采访时间按下电话拨打按钮,手机屏幕上就已跳出邵景峰的来电,不多一分,不少一秒。这份严谨与主动,让记者对上汽集团技术中心设计部全球设计总监邵景峰的钦佩再度升级。

  2017年,邵景峰很忙。一方面,上汽乘用车接续推出了一系列新品,荣威i6、名爵ZS、荣威ERX5、荣威eRX5、荣威RX3、荣威Ei5、名爵3、名爵6,下饺子般的新品推出节奏,令汽车圈应接不暇;另一方面,设计师将生涩、高冷的设计语言变得浅显易懂,继而让消费者更加了解产品的特性,是上汽乘用车的一大特色。

  邵景峰告诉记者,2017年是很值得怀念的一年。各种新话题层出迭起、各路英雄好汉云集,上汽乘用车在这一年中既有新品落地,也有不少思考。更重要的是,他深刻地感受到中国品牌那种强大的生命力正在崛起、中国的汽车设计行业也实现了整体突围。这些变化,令他振奋不已。

  “可以说,2017年是我们逐渐建立信心的关键之年,”邵景峰认为,“在重拾信心之后,2018年是上汽乘用车非常重要的奋战之年。”

  ■“新三国”时代 自主品牌唱主角 

  2017年中国的汽车市场就如同三国时代一样。面对全新的市场环境,邵景峰幽默地将自主品牌、合资品牌与造车新势力比喻三路兵马。他告诉记者:“2017年,自主品牌的生命力变得越来越强大,几乎每天都在成长、进步。”这种日新月异的发展态势,让邵景峰觉得就如婴儿成长一般,一天一个模样。

  邵景峰认为,2017年自主品牌推出的新品,无论在产品质量还是设计质量方面都具有明显提升,以往自主品牌的产品总是充满浓郁的“中国风”,但现在我们是满满的国际范儿。他认为,中国品牌整体形象的提升,已经不仅仅令从业者感到振奋,也使不少海外企业感受到恐惧。

  “其实,自主品牌之所以能引爆这么多话题,受到全世界的瞩目。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品质提升,另一方面主要是由于我们抓住了互联网的发展大势。”邵景峰说。中国车企在面对车联网与自动驾驶等新技术时,反应迅速且果断。如果未来继续沿袭着这条路径往前走,中国汽车产业将在国际上形成独具魅力的产业特色。

  ■正确的设计遇上最好的时代 

  此前,邵景峰总是强调“要让正确的设计出现在正确的时间”。2017年,他终于遇上了“最正确的时间”。2017年,大多数汽车设计师都能明显感受到:中国的汽车设计环境变得越来越好了,这让他的整个团队都更具信心。

  一方面,消费者对于产品的需求开始不再盲目。“过去我们买车,常常按照周围朋友的推荐购买,后来则是更加注重考虑家人的实际需求,直到现在,很多人才是真正为自己买车。”邵景峰激动地告诉记者,“这对于设计师而言,是一个梦寐以求的时刻,因为消费者终于真正懂得自己想要什么了。”

  另一方面,中国设计师在国际舞台的亮相越来越频繁,也更具话语权。邵景峰告诉记者,去年,以上汽乘用车为代表的自主品牌不断斩获国际设计大奖,这令全球汽车设计圈都感到震惊。以前大家对于中国的设计总是报以嘲笑的态度,但去年,国际设计舞台终于忍不住不断惊呼“中国人来了”。

  “虽然目前还存在着一些有损行业的抄袭现象,但我们会发现,即使是沿袭着这种路径的企业,也在开始有些犹豫、反思,努力进行新的尝试。”邵景峰认为,“只要有自主设计的想法,并不断努力探索,总有一天会成功的。这些微妙的变化,无一不在证明着,中国汽车设计正在逐渐走向‘高光时刻’。”

  ■让设计成为产业的策源地 

  “很多人都认为大国企是庞大的、臃肿的,甚至缓慢的,但实际上我们对于行业与产业的判断非常敏锐。”邵景峰如是说。2017年上汽乘用车已经用实力证明自己的“狼性”,但这仅仅是上汽在梦想实现道路上迈出的一小步。未来上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2018年上汽在整体的战略上将思考得更加细致、长远。

  “作为一名职业设计师能够在2017年频繁地与公众见面、交流,是产业的一个进步。但我们也应该看到目前中国设计存在的问题。”邵景峰认为,目前中国的设计力量仍然比较薄弱,这种薄弱是整体性的,因此需要大家共同进行探索。他希望,在新时代,中国的汽车设计能够成为产业发展的策源地,能够形成自己的特色。

  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主任杨殿阁:机遇涌动 智能汽车的“战国时代”已来

  2017年,在中国,智能汽车的发展已进入群雄并起的“战国时代”,各种新政策频出,新企业、新资本不断涌入,营造出百花齐放、欣欣向荣的景象。对此,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主任杨殿阁感受颇深。

  作为一名大学教授,他既承担着院系的教学与管理工作,也一直专注于智能汽车的研究和探索。在过去的一年里,他感受到了这个细分领域的诸多变化,在他看来,此时此刻,中国汽车产业正面临着千载难遇的机遇,智能网联将成为中国汽车“变道超车”的新动力。

  ■人才与研发需求日渐旺盛 

  “我的身份与很多研究人员不同,我首先是一位大学老师,首要职责是人才培养,给学生授课、带领学生做科研工作。2017年,我从教学工作中就能感受到这个行业的变化。比如我所教授的智能交通课,以前不会涉及到与自动驾驶相关的内容,但随着技术的发展,这些内容已逐渐融入到我们的课程中。”杨殿阁告诉记者。清华大学不仅针对智能汽车的发展在学科上进行了调整,在人才培养上也发生了诸多变化,以前汽车系的学生只在机械和动力两大类招生,但是从2017年开始同时有三分之一的本科生都在电子大类中招生,并按照车辆工程电子信息方向进行培养。

  不过,据了解,对于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自动驾驶这些最为火热的方向,清华大学早在十几年前就启动了相关的研究和布局,多项技术成果已经开始向产业化转化。杨殿阁告诉记者,2017年,清华大学还一直在参与国家智能汽车相关的产业政策及科技规划的制定工作,并与主流的汽车企业展开多项合作。

  “以前车企在与清华汽车系合作时,更多的是专注于一些当前的具体技术问题,但现在大家的合作点更关注未来的科技难点。”杨殿阁说。目前企业对于自动驾驶方面的人才需求及研发需求很多,已经多到让清华应接不暇。

  如此“幸福的烦恼”,其实从侧面反映出,整个行业对于智能汽车的人才需求以及研发需求在不断增长,而且会呈现越来越旺盛的趋势。

  ■变革来临机遇涌动 

  回顾2017年中国智能汽车的发展,杨殿阁表示,他更想用四个关键词来总结。其一,是变革。他认为,目前汽车行业正处于关键的变革时期。这次变革就像90年代计算机遇上互联网一样,如今汽车遇上四化(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它引发的已不仅是汽车产业的巨变,而是交通出行方式的一种改变,它将如互联网革命一般,为整个社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其二,是跨界。“汽车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之后,学科之间呈现高度的融合发展,人工智能、信息技术、互联网、网络安全,所有的知识都会在汽车上综合运用起来。”杨殿阁表示,传统汽车背后的知识结构正在历经变化,因此,跨界合作层出不穷。

  其三,是人才。汽车智能化的这轮技术变革,关键是人才。在杨殿阁看来,2017年汽车行业的人才队伍呈现出人才快速流入的特征。“这是多年未见的场景,大量互联网、自动化、信息领域人才纷纷涌入汽车行业说明这个行业非常有吸引力”杨殿阁说。

  其四,是机遇。杨殿阁认为,此前传统的汽车产业是波澜不惊的,很难有新的闯入者,但在现在这个时间点进入汽车相关行业,到处都是新的机遇。所以我们会看到蔚来、小鹏、威马、前途等新兴造车势力,也能看到他们背后的谷歌、百度、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对这些互联网巨头而言,汽车的四化意味着一个全新的生态,如果不抓住机遇,很有可能就会面临落后甚至淘汰。

  ■制定更符合产业的技术路线 

  正如杨殿阁所言,2017年清华汽车系有较多的机会参与了国家多项行业政策的制定咨询工作。面对2018年,杨殿阁认为,清华汽车系有责任去推动国家政府部门及行业制定更加符合中国智能汽车发展的技术路线。“目前每家汽车企业都各有思路、各有路线,其中不乏一些存在着问题,如果继续延续下去,会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杨殿阁认为,国家有必要从顶层进行布局,为行业参与者制定科学合理的技术路线,这样大家成功的概率会更高。此外,在关键零部件方面的布局、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相关的法律法规方面也应进一步加强。

  不仅如此,杨殿阁认为,现在智能汽车的发展环境还有待完善,还面临很多的问题,比如关键技术的突破和基础设施的完善,并不是一家企业能做到的。如果大家能够联合起来把这些问题解决,可以提高每一家企业的研发效率,因此打造合作共赢的氛围至关重要。

  “此次变革千载难逢,能碰上这个机遇的人真的很幸运。”在采访过程中,杨殿阁不止一次发出这样的感慨。他认为,这是中国汽车行业实现“变道超车”的重要机遇,绝不能错失此次良机。

  沃尔沃汽车亚太区入厂物流工程师沈栋:我的年度关键词——挑战

  作为沃尔沃汽车亚太区入厂物流工程师,因为大量的生产需求,刚刚跨过2017年的沈栋有点忙,采访之前刚刚结束一个会议,语气中也带着一点点匆忙的味道。

  “与外界比较重视的车企研发、采购及生产部门不同,我们物流部门做的是基础服务性工作,可能在外人看来不是重要板块,但我个人认为它是一家企业成功运作的根本。”对于自己的工作,沈栋在交谈之初就透露出满满地自豪感。作为一名入职不到两年的新人来说,沈栋在采访中所表现出的热情深深感染了记者。

  3年前,沃尔沃的供应商零部件进口物流项目还是以外包形式开展。自从该项目取消外包,由内部部门建设后,成本管控和与生产部门的沟通效率都得到了大幅提升。对于这一点,沈栋给了沃尔沃一个大大的“赞”。他告诉记者,物流部门自建设以来取得了飞速的发展。目前他所在的亚太区进口物流部管控范围包括中国四川成都、黑龙江大庆、河北张家口、浙江台州,以及马来西亚吉隆坡和印度班加罗尔6处工厂的零部件运输工作。而他本人参与过其中多个项目的线路开发及规划实施。其中,欧洲以及中国大庆到马来西亚工厂两条线的进口物流运输的预算、规划、实施以及管理,他全程参与。项目的全程跟踪建设让他受益匪浅。

  “以全球化的视角看待整个供应链。”沈栋说。他认为,如今的沃尔沃作为一个全球化的车企,供应链也正在由集成化的供应逐渐转变成分散化的供应,线路变多,设计难度变大,运输管理难度也变大。与此同时,与不同国度同事的沟通协作也是一大挑战。

  “从陌生到熟悉,再到灵活运作,这其中总是充满挑战。这种挑战来自工作本身,也来自与同事之间的协作与尊重。”沈栋说。

  与外界所猜想的不一样,作为一名入厂物流工程师,沈栋虽然有着“朝九晚五”和“双休”的作息时间,但实际上为充分保证生产节奏,以及与生产部门之间的高效沟通协作,加班是经常的事情。谈到这里时,沈栋的语气中竟然有点小兴奋。他说:“我喜欢进入沃尔沃以来所面对的种种挑战,而这也是我热爱沃尔沃的原因之一,因为沃尔沃价值观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勇于变革。”

  “2018年我将乐于面对更大的挑战,同时尝试去体验物流其他领域的项目,以更多的视角去看待物流供应链体系。”对于2018年,沈栋充满了对即将要面对的挑战的兴奋之情。他告诉记者:“新的一年,他非常希望能够去接受一些此前还未接触过的创新性项目。”

  为了能够让自己的能力承担得起工作的挑战,沈栋还在一年前报读了专攻物流专业的在职研究生。此前的一年学习中,知识与工作的结合让他成长神速,他期待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通过接受工作的挑战,让知识产生更高效的融入,进而获得更快速的成长。沈栋向记者透露,他计划结合工作案例来撰写毕业论文,只是还需要更多的实践来选择切入点。这对沈栋来说又是一个全新的挑战,但这种挑战让他甘之若饴。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将统计汽车市场大数据进行到底

  “2017年12月全国乘用车市场初步统计零售量为274万辆,环比11月增长11%,处于历年10%~20%增速区间下限;在2013~2016年连续4年12月零售同比近20%高增长后,2017年12月同比增长1%,处于历年增速低位。”1月9日,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以下简称“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在1月乘联会汽车市场研讨会上对我国年度、月度乘用车产销量及变化趋势如数家珍。由于对车市情况已经烂熟于心,崔东树的语速相当快,记者都有些跟不上节奏。

  会后,得知记者采访需求后,崔东树水都没喝一口,非常痛快地答应了记者要求,并且马上进入状态。

  “崔老师,今天咱们不说车市,说说您自己工作的事吧。”记者说。没想到刚刚还滔滔不绝演讲,对所有问题对答如流的崔东树却皱起了眉头:“我的工作就是搞研究,实在没嘛好说的啊!”一身学者气的他,说起天津方言来,立刻变成一个平易近人的长者。

  崔东树告诉记者,除了每月对车市数据进行统计和分析,他工作的另一个重点就是不让数据仅仅停留在纸面上,而是要让它们体现出价值。因此,他经常与行业人士和政府部门进行沟通,分享自己的观点。崔东树曾经就行业发展需要注意的问题向企业和部门提出过不少意见,这些基于行业数据分析得出的结果真实反映了整体乘用车市场和细分市场的走向,为政府部门制定政策和企业调整战略方向提供了参考。

  崔东树坦言,数据统计中确实遇到不少困难。2004年,崔东树就开始做汽车市场分析工作;2008年,乘联会的数据统计工作已经由他接手负责。近年来,由于实力相当的企业间存在较强的竞争性,所以企业在提供数据方面有所顾忌,时常出现在时间节点内没有提交数据的情况。“我们的报告要保持数据的准确和客观公正性非常重要。尤其是对于一些上市企业来说,数据是否准确可能直接影响到企业未来股价的走势。”他说,“所以,我们尽量寻求平衡点。既要听取车企的建议,不能伤害到车企,也不能过分迁就车企不合理的诉求。实际工作中,合资车企提供数据比较开放,自主车企则相对保守些。我们做过很多工作,却收效甚微。2018年我们还会继续努力。我想,其实这也是所有统计工作中,都会面临的一个难题吧。”

  谈到2018年国内车市,崔东树表示,希望2018年国家继续推动汽车市场发展,不要认为汽车市场已经进入微增长阶段,而要看到汽车消费仍然不普及的客观现实,认识到我国汽车消费还有很大潜力。同时,在新能源汽车方面,政府应该进一步引导企业提升产品技术和质量,不能仅靠限购等政策鼓励新能源汽车消费。“我们希望2018年能提醒国内新能源汽车制造企业,不要想当然认为自己的技术已经超越合资产品,应该清醒认识到外资和合资品牌在新能源汽车研发方面拥有的实力。如果自主企业不继续努力,可能很快将被外资和合资企业超过。”崔东树说。

  奇瑞汽车造型中心外形创意设计科科长余波:做汽车灵魂画者

  2017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奇瑞迎来了20周岁生日,这也是奇瑞汽车造型中心外形创意设计科科长余波在奇瑞工作的第十个年头。

  “2007年毕业后,我怀揣设计梦想来到了奇瑞,也顺利地从事上了汽车外观造型设计工作。10年设计生涯恍如昨日,但因为对设计的热爱和设计师的梦想让我深深扎根奇瑞,扎根设计。从最初自己一个人做设计到现在带领一个团队做设计,设计出具有竞争力的产品,一直都是我的目标。当然,这更是奇瑞的愿景。”

  2017年,自主品牌车企持续发力,设计品质、感官质量、性能等各方面都取得了长足进步。合资企业也在各细分市场积极部署产品,力图挤占自主产品的市场空间。“作为奇瑞人,我备感压力。2017年对于奇瑞来说是战略转型的重要一年,也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奇瑞从2013年提出战略转型,目前已成功实现产品2.0的升级,艾瑞泽5、瑞虎7、瑞虎5x都是奇瑞2.0时代产品的成功代表。眼下,奇瑞正迈向3.0时代。奇瑞这一系列的转变对员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为一线执行者,我必须紧跟公司战略步伐,及时调整工作方向。”余波说。

  如果说动力系统是汽车的心脏,那么设计精良的外观就是汽车的灵魂。设计出“颜值”爆表的车型是每一位汽车设计师的使命和梦想。余波告诉记者:“去年,我和团队在人力资源极其紧张的情况下,按照3.0时代产品的设计要求,完成了4个重要的项目开发。”其中,M项目于2015年底启动。从前期设计定义开始,我们就按照3.0时代的产品标准去开发。2017年6月,公司对M项目组织了一次研讨会,从公司高层到员工代表都参与了讨论,目的在于打造深受消费者喜爱的高品质爆款产品。

  “时间紧,任务重,但大家信念坚定、目标统一、不畏艰难。因为我们知道接下来的每一款产品都需要接受市场的考验,都关乎奇瑞能否升级成功。”余波说。在安排好提升计划后,余波将任务分解,快速确定好整改方案,带领团队加班加点地赶进度。短短3个月后,M项目的产品设计品质取得了很大的提升,奇瑞高层及基层员工都给予了高度认可。“令我感到高兴的不只是领导的认可,还有我们在提升产品竞争力的过程中,切实体会到了产品的变化和质量的提升。与此同时,我也看到了公司领导对产品品质、市场需求的重视和转型升级的决心,这极大地鼓舞了我和我的团队。我对奇瑞未来产品充满信心,对奇瑞的未来充满憧憬。”

  余波告诉记者:“2018年,我不仅要努力提升自身专业技能,还要关注市场动态和行业趋势,为公司3.0时代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清新汽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刘雄:交更多的朋友 干更大的事业

  2017年6月12日,中国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创新联盟成立。这改变了一个年轻人的职业轨道。这个年轻人名叫刘雄。联盟成立前,他是一个朝九晚五、按部就班的上班族;联盟成立后,他成为公司创始人。

  清新汽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是他现在的身份。这家公司是清华大学苏州汽车研究院孵化的企业,基本业务就是为中国智能网联汽车产业提供信息服务。虽然有清华大学和中国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创新联盟做背书,但刘雄的创业之路依旧十分艰辛。“最大的难题就是人的问题。2017年,我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找人,找志同道合的伙伴、携手前行的战略合作伙伴。”刘雄说。

  为了能够尽快招到人,刘雄想尽一切办法。“有些候选人工作忙,不能来我公司面谈,我就去他公司附近约他吃饭喝茶聊,甚至去接候选人下班,在回家的路上沟通交流。从去年8月开始到去年年底,我大概约谈了60多个人。从盛夏到寒冬,从最初就我一个光杆司令发展到如今的10人小团队,其中滋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刘雄感慨万千地说。

  谈到2018年的工作计划和心愿,刘雄用一句话概括:“交更多的朋友,干更大的事业。”2018年,对内,刘雄希望招到更多的精英,壮大人才队伍。对外,刘雄希望能够扩大公司的“朋友圈”。“除了中国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创新联盟成员单位,造车新势力、以智能网联技术为主的新创汽车科技公司也是我们的目标客户。在新的一年里,我希望能够通过技术沙龙、定期发布研究报告、信息咨询等业务,为造车新势力提供更优质的信息服务,在助力造车新势力过程中实现自我的价值。”刘雄说。

  (编辑:黄蓓)

责任编辑:胡晓实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