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地铁,150年的风华

2013-07-05


  伴随伦敦地铁走过150年的厚重,London Underground和Tube在广为人知的同时,也成为了伦敦地铁的象征。

  这一切,在2013年1月10日得到升华。

  这一天,伦敦地铁迎来了150岁的生日。

  作为世界上第一条地铁,伦敦地铁风雨150年的历程,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地铁之于社会的作用。就像伦敦交通博物馆馆长萨姆·马林斯所说的那样,伦敦地铁不仅在经济方面推动城市发展,也在文化方面塑造着伦敦今朝的模样,影响力甚至超过了很多历史文化遗产。“伦敦地铁是用来分辨这座城市的重要标志之一,只要看到圆圆的车厢以及红圈蓝杠白字俗称‘牛眼’的地铁标志,你会立刻意识到自己身在伦敦。”

  都是拥堵惹的“火”

  和现在大部分城市规划地铁线路建设的背景不同,伦敦地铁诞生在一个没有汽车的城市。或者说,伦敦是一个先有地铁、后有汽车的城市。

  没有汽车不意味着没有拥堵。异曲同工的是,修建伦敦地铁的初衷竟然也是交通出行的不便利——来自马车的拥堵。

  从1800年到1831年,英国伦敦人口骤增,房屋密集,街道狭小,高峰时出租马车拥堵不堪,交通成了一大难题。伦敦市组织了交通委员会征集方案,律师查尔斯·皮尔森提出修建“伦敦中央火车站”的设想,而一群承包商提出要在伦敦修建一条地下道路的设想。这两个想法结合起来就形成了“地铁”的概念。

  不幸的是,当时的伦敦市政部门和规划者对此抱观望态度,以至于这一设想在猜测和反对声中孕育和搁浅了10多年。最后,英国议会才批准在法林顿和主教路之间修一条长约6.5公里的地铁。在修建这条世界上谁也没见过的地下铁路之前,伦敦各大报章对它进行了各种挖苦:地道会不会塌下来,旅客会不会被火车喷出的浓烟毒死……同时,由于对地铁运行后的资金回报心里没底,投资商们也十分谨慎。

  1861年,伦敦地铁在议论纷纷中开工了。当时地道掘进的方法比较笨拙:先把地上部分的住户全部搬迁,工人们从地面向下挖掘一条10 米宽6 米深的大壕沟,用黄砖加固沟壁,再搭成拱型的砖顶,然后将土回填,在地面上重建道路和房屋,耗资巨大。为了把蒸汽机车排出的浓烟引出地下,建好的隧道还要钻出通风孔。

  地铁在挖掘过程中遇到过大大小小的麻烦。1862年,当地铁挖到一条河岸时,河岸发生坍塌,工地灌进了两米多深的河水,一片狼藉,现在伦敦贝克街站的地铁建造纪念壁画上还记录着这一幕。幸好之后伦敦地铁的修建没有再出现什么大的纰漏。同年,4.8千米长,7个停靠站的地下铁道基本完工。蒸汽车头开进了地下,大约40 名官员乘坐在没有顶棚的木制车厢里对地铁进行了第一次巡游。新奇的体验带给乘客喜悦,他们每到一站都脱帽欢呼。

  1863年1月10日,伦敦帕丁顿地铁站缓缓驶出的第一辆地下铁路列车,改写了世界交通史,城市交通网络变得更加多样和通畅。世界上第一条地铁在伦敦获得了成功。

  尝到甜头的伦敦人开始考虑修建第二条地铁。同一年,工程师约翰·福勒提出地铁建设从直线向环线发展的建议。四年后环线地铁投入建设,1884 年完工。其后,随着地下挖掘技术的成熟,伦敦纵横交错的地铁网开始形成。

  一晃150年过去了,伦敦地铁已经发展成为拥有400公里运营线路、270个地铁站点、7条深层地铁和4条浅层地铁线构成的名副其实的“地下迷宫”。目前,伦敦地铁已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地铁之一,2012年全年运送乘客达10亿人次。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每天最高的运送量更是打破了地铁运营以来的纪录。

  地铁改变了伦敦

  在伦敦,1829年诞生了公共马车,只不过行驶路线固定且距离短,难以满足城市发展对出行的需求。迈入19世纪的30年间,伦敦人口从不足100万上升到175万,几乎翻番。城市中心密密麻麻的房屋使街道越发拥挤,富人被迫向较远的郊区搬迁居住,工作时间才回到市中心。但郊区没有直接通向市中心的便捷道路,一辆马车乘坐8人已经达到马的体力极限,高峰时间公共马车很容易造成拥堵。

  世界上第一条地铁在伦敦投入运营后,这些问题逐步得到解决。

  据资料显示,1863年1月10日,伦敦地铁开放的第一天,乘客总数就达到了40000人次。按照当年7月的统计,伦敦地铁向公众开放的前六个月里,乘客数目达到477万人次,平均每天有26500人次乘坐。

  1898年,连接城市南部与金融城的地铁——滑铁卢与城市线开通。1900年,横贯整个伦敦的中央线也完成了。

  战争期间,伦敦地铁也发挥出重要作用。除了运输人员外还曾被用作地下掩体。二战时,伦敦地铁隧道成了防空洞,每晚平均有6万居民进入隧道,最多时达17.7万余人。同时,伦敦地铁也成为战时的军事指挥中心、战时工厂、医院和市民的避难所。丘吉尔就在一处小地铁站里工作过。

  和其他地方的地铁比起来,伦敦地铁的代表色颇有看点:中央线是鲜红色的,东伦敦线是金黄色的,维多利亚线是浅蓝色的,区域线则是翠绿色的……伦敦人会用颜色来指代线路,比如“今天坐红线上班”、“坐粉线去看亲戚”、“转黄线去看演出”之类。

  伦敦每个地铁站中的装饰也各有特色。购物天堂邦德街的车站墙上画着巨大的礼品盒子,靠近国家美术馆的查令十字车站,壁画则是世界名画。在贝克街站,侦探小说迷们可以和墙上的福尔摩斯合影,还可以猜一猜画图出自柯南·道尔写的哪个案件故事。

  伦敦地铁不仅在出行便利上惠泽市民,还带来了就业机会。成百上千的妇女作为站台清洁工、验票员、维护人员或地铁控制系统的技术人员,走进了地铁生活。

  作为新开辟的领域,伦敦地铁还带动了相关行业的发展,动力供应、列车零部件供应行业兴起,地铁行业职工给餐饮业、服装业带来了新需求,地铁零售业、广告业和出版业也随之发展,伦敦地铁出名的广告招贴传统在上世纪20年代已然存在。第一届世博会在伦敦举行的时候,伦敦地铁被当成了传播工程研发项目和在当时还很新鲜的创意产业平台,英国人干脆在客流巨大的地铁商店橱窗里展出英国产品。

  伦敦地铁因为岁月的积淀而深深地和伦敦的历史人文联系在了一起。游览伦敦,步行不到15分钟就能遇到一处地铁站,1、2区的线路基本上能把伦敦的名胜古迹圈括其中。分散在地铁站各处有伦敦人用来纪念地铁修建的壁画,最为集中和著名的是贝克街站,不仅有纪念壁画、“此站台系1863年世界第一条地铁的一部分,特此证明”的站台碑铭,还有纪念小说里的神探福尔摩斯的旧迹。现代的商业招贴必须艺术并规范张贴,不能遮没那些文物。站内一切基础设施也都被沿用下来近一个半世纪,历经国王十字街大火、伦敦地铁爆炸等事件仍屹立不倒。

  伦敦地铁网络的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相辅相成。这就难怪《经济学家》杂志曾坦言,如果没有地铁,伦敦的发展早就被迫停滞了。

  150年风华 依旧正能量

  在长达40年的时间里,伦敦的3条早期地铁线路一直使用烧煤和焦炭的蒸汽机车,《泰晤士报》当时形容:提到地铁总是想到黑暗和恶臭的隧道,迷雾重重远离阳光,直到使用电气机车才让地铁的环境稍微改观。

  1905年,电气机车开始取代蒸汽机车,伦敦地铁烟雾弥漫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为了让人们更好地感受伦敦地铁的历史,2013年1月13日,随着夜色中的一声汽笛,一辆19世纪蒸汽机车拉着维多利亚时代的木制车厢驶入伦敦地铁穆尔盖特车站,白色蒸汽从红色车头上冒出来,煤气味在空中弥漫,这一幕似乎把人们带回到了1863年。那一年,伦敦开通了世上第一条地铁线路。古董列车的车头是英国大都会火车公司1898年建造的最后一个蒸汽动力火车头“大都会一号”,车厢则制造于1892年,是目前最古老的可使用车厢。

  时至今日,伦敦地铁已经成为世界地铁系统的一种象征。一方面,开创了地铁运营模式的伦敦地铁,为随后蔓延在世界各地的城市轨道交通系统提供了勇气、梦想和借鉴;另一方面,伦敦地铁在滚滚向前的时间长河中,经历过的坎坷和挫折(比如国王十字站的大火和2005年的伦敦地铁爆炸案),引领过的创新,都丰富了世界城市轨道交通的历史。更值得一提的是,伦敦地铁里浓厚的文化气息,“地铁诗展”(Poems on the Underground)为世人所津津乐道,2006年,来自中国的经典诗歌也搭上了伦敦地铁。

  在文化之外,技术革新使地铁发展的可持续性得到保证。目前,伦敦地铁正在进行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升级。伦敦地铁资金项目总监戴维德·沃巴索称,现在地铁运营最大的挑战是很多站点都在满负荷或超负荷运转,今后10年间客流量还将增长近20%,因此扩建多线路换乘站点是近两年来的重要工程。“新地铁站的设计都将利用计算机全程模拟,并以水力工程学为基础,因为客流和水流具有相似性。”沃巴索说。预计未来20年伦敦的人口还将增加100万,这意味着改善和升级地铁的网络和运力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任务。

  如今,伦敦地铁已经不仅仅是一种交通工具,更是这个城市的符号和人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伦敦地铁部门经理阿什沃思说:“伦敦地铁已成为一种国际性语言。”

  这一点,恰恰值得相继步入地铁生活的众多城市所借鉴。对于很多够规模有实力的城市来说,城市轨道交通的建设与开通就算有困难也能克服、解决,但和伦敦地铁一样成为城市的象征和符号,积累着具备“正能量”的文化底蕴,则大不容易。

  走过150年的伦敦地铁,为我们开创了城市轨道交通的模式,更为我们提供了地铁身为一个城市的灵魂的内涵所在。后者更值得我们深思。